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累T T

很9么去健身,晚上约了友人在健身房碰头~~ 然~ 一把老骨头甩甩动动~等锻练完后~浑身发软=‘= 特别是腿,都没力气了~~~~
真是废柴啊我~~ 去年说要好好健身顺带把肥给减了,都快一年了~哎 连个P都没做到~ 总是一时性的,自抽~
天气最好再转暖点~~ 内心还是想活动活动减掉肥的啊 哭~~
太累了~ 困~~
啊啊啊~~ 差点忘了~ 昨天收到儿子新鞋,今天收到新YY~ 儿子穿上帅气啊~~ 妈妈爱你~~>///<
爬去睡觉拉额 撑不住类.... 祝自己好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47 | 日記
comment(2)     trackback(0)

 初8

正月初8-也就是今天~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早上拖拖拉拉的~又遲到了....話說我近幾個月總是會遲到那='= MS這種習慣學生時代就養成了..大概小學吧....果然~本性~天性?要改是很困難的... =V=
然後~ 單位小電的QQ又再次登不上去,自去年下半年給我配了小電後就一直登不上QQ..其他的人有一大半都能登上...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只能認了自己的RP不好 但是.... 過年前 ~電腦管理員給辦公室的老師裝新小電時..順帶...給我重裝了...[神啊....我終于等到這天了TAT]再一番努力後終于能登上了~~ 可是 不幸的事來了~ P爹P爹~偷偷開了兩天Q後..它又RP了 T T 實在太RP了~~ 我想 我的小點肯定是被詛咒了....以後會怎樣.....我也不知.... 我的RP快回來吧 ...倒地~
還有~ 中午~ 回家吃飯~ 在公車上~ 往外看,接連看到3個孕婦....在兩三個車站的路程中....出現頻率真高啊..... 那表示啥...??
下午提早下班和同學去充IC卡~~ 看到了同學的前BF~ 真好啊~ 我也想要BF啊~ 都快成OTAKU了 然後我很識趣的離開了='= 因爲無聊晃進了商場~ 看到一條細腿褲好看就開心地去試穿....然後........TAT 深度打擊到了~ 我忘了自己的頭腿了~怎麽能穿這種型的褲~那是妄想啊...上帝~~ 鏡子裏看到了怪物..... ORZ~~
啊~ 多麽豐富多彩的一天啊............
22:51 | 日記
comment(0)     trackback(0)

 過完年了...

就這麽一周~~把年過完了~ 于是明天得上班 T T
真是討厭的事那~ 就該緊張起來了...淚
3月底單位還要組織補考,壓力巨大.這對我來說太困難了...就算翻書開卷考我也無能啊啊~ 果然讀的不是這科,以前也沒接觸過~再那個算好運還啥的沒從底層做起`~='= 現在 好艱難...擔心這次的補考...上帝啊 明天起得天天捧著書了,總之先看著吧 [歎氣~]
啊~ 對了 明天是周日額~RP的竟然要多勞作一天哎 [攤手~] 不過好象快月底了嘿嘿~ MS 該發薪水了~LUCKY~ 不過好象會比以前少好些的 淚~
RP的工作....我恨你~~
錢是好物啊~~~ 我要多多地得到你~ 希望今年07年 啥米運都旺 要KIRAKIRA的哦~~~
好~~ 早點去睡~ 明該早起了~~~ FIGHTING~~
P.S 今天下午一直在下雨哎~討厭~ 快點停吧~ 擠公車會超辛苦TAT
23:14 | 日記
comment(2)     trackback(0)

 Hey My Friend

[下妻物語]里的歌~~好听~这片怨念了有两年吧= =明天应该能看到了 泪
恩~ 話說這歌詞寫的好可愛啊~~>///<真有感覺 心啊



Hey My Friend
music: Tommy heavenly 6
Chinese Lyric: dodolook

漫長又陰霾的4月的雨季它
離開了
i have waited longtime yeah
小小的花朵慢慢盛開

寂寞又冷漠的任性的一個你
在那裏
noisy sound out of my head phone
所有一切你視而不見

緊張的眼神裏有很多的不確定
和焦急
想脫掉防備的一層層虛僞外衣
走出去

hey my friend
只想你聽到我的聲音
很簡單 也可以很堅定

halo my self
就像隱藏的光爲了你
很微弱 但也很執著

交錯又複雜的青春的出口它
消失了嗎
i lose my way without you
小小的夢想慢慢不見

疲憊又膽小的自己的一顆心
no i don’t know where my heart is
破碎在夜獨自哭泣

莫名的現實中還堅持自己的夢
不放松
每次快覺得不行就請大聲哭泣
走下去

hey my friend
只想要聽到你的聲音
很笃定也可以很乾淨

baby i think
就像塑膠的花爲了你
很美麗 但也很專心

透明又藍色的天空在哪裏呢
where are you babe?
I lose my way without you
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

晴朗的天空裏偶爾也會有烏雲
我和你
一場大雨過後天空一定會放晴
請相信

hey my friend
只想你聽到我的聲音
很簡單 也可以很堅定

halo my self
就像隱藏的光爲了你
很微弱 但也很執著

hey my friend
只想要聽到你的聲音
很笃定也可以很乾淨

baby i think
就像塑膠的花爲了你
很美麗 但也很專心
22:05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烟花

过年的这几天,外头每天都不停的放烟花~鞭炮~ 特别是夜晚,放的最热闹... 大年30还有昨晚几乎是整夜整夜的放='= ~虽然这样.....我的睡眠反而变好了=V=~ 原本睡觉比较无能的人啊......
放假还是不错的~ 应该是让我放松了很多...不过也只剩两天了T T 讨厌开工啊啊啊 ~~~
哎 放几张拍的烟花~~ 那个~SONY T10好奇怪啊~我调了烟火模式拍..拍摄变的好慢....人家烟花都散了它才开抓='=
DSC01114.jpg

DSC01113.jpg

DSC01112.jpg

DSC01083.jpg

21:50 | 日記
comment(0)     trackback(0)

 古今和歌集中文版

紀貫之原作

紀淑望漢譯



夫和歌者,托其根于心也,發其花于詞林者也。人之在世不能無爲,思慮易遷,哀樂相變,感生于志,詠形于言。是以逸者其聲樂,怨者其吟悲,可以述懷,可以發憤,動天地,感鬼神,化人倫,和夫婦,莫宜于和歌。和歌有六義,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若夫春莺之啭花中,秋蟬之吟樹上,雖無曲折,各發歌謠,物皆有之,自然之理也。



然而神世七代,時質人淳,情欲無分,和歌未作。逮于素盞鳴尊到出雲國,始有三十一字之詠,今反歌之作也。其後雖天神之孫,海童之女,莫不以和歌通情者。爰及人代,此風大興,長歌、短歌、旋頭、混本之類,雜體非一,源流漸繁,譬猶拂雲樹生自寸苗之煙,浮天浪起于一滴之露。至如難波津之升獻天皇,富緒川之篇報太子,或事關神異,或興入幽玄,但見上古之歌,多存古質之語,夫爲耳目之玩,徒爲教誡之端。古天子每良辰美景,诏侍臣預宴筵者獻和歌,君臣之情,由斯可見,賢愚之性,于是相分,所以隨民之欲擇士之才也。



自大津皇子之初作詩賦,詞人才子慕風繼塵,移彼漢家之字,化我日域之俗,民業一改,和歌漸衰。然猶有先師柿本大夫者,高振神妙之思,獨步古今之間,有山邊赤人者並和歌仙也。其余業和歌者,綿綿不絕。及彼時變澆漓,人貴奢淫,浮詞雲興,豔流泉湧,其實皆落,其花孤榮,至有好色之家,以之爲花鳥之使,乞食之客,以之爲活計之媒,故半爲婦人之右,難進丈夫之前。



近代存古風者,才二三人,然長短不同,論以可辨。花山僧正,尤得歌體,然其詞華而少實,如圖畫好女徒動人情。在原中將之歌,其情有余,其詞不足,如萎花雖少色彩而有香。文琳巧詠物,然其體近俗,如賈人之著鮮衣。宇治山僧喜撰,其詞華麗而首尾停滯,如望秋月而遇曉雲。小野小町之歌,古衣通姬之流也,然豔而無氣力,如病婦之著花粉。大友主之歌,古猿凡大夫之次也,頗有逸興而體甚鄙,如田夫之息花前也。此外,氏姓流聞者,不可勝記,其大底皆以豔爲基,不知歌之趣也。俗人爭事榮利,不用詠和歌,悲哉,雖貴兼將相,富余金錢,而骨未腐于土中,名先滅于世上。適爲後世被知者唯和歌之人而已,何者,語近人耳,義貫神明也。昔平城天子诏侍臣,今撰萬葉集。自爾以來,時曆十代,數過百年,其後,和歌棄不被采,雖風流如野宰相,雅情如在納言,而皆以他才聞,不以斯道顯。



伏惟陛下禦宇,于今九載,仁流秋津州之外,惠茂築伯山之陰,淵變爲濑之聲,寂寂閉口,砂長爲岩之頌,洋洋滿耳,思繼既絕之風,欲興久廢之道。爰诏大內記紀友則、禦書所預紀貫之、前甲斐少目凡河內躬恒、右衛門府壬生忠岑等,各獻家集並古來和歌,曰續萬葉集。于是重有诏,部類所奉之歌勒爲二十卷,名曰古今和歌集。臣等詞少春花之豔,名竊秋夜之長,況乎進恐時俗之嘲,退慚才藝之拙,適遇和歌之中興,以樂吾道之再昌。嗟乎,人麿既沒,和歌不在斯哉!于時延喜五年,歲次乙醜,四月十八日,臣貫之等謹序。







第一卷 春歌上



歲暮立春

在原元方

立春來歲暮,春至在花前。

誰謂一年裏,今年又去年。



立春

紀貫之

夏秋濕袖水,秋日已成冰。

今日春風起,消融自可能。



無題

佚名

春霞籠吉野,春意尚遙遙。

吉野山陰地,雪花細細飄。



二條後初春作

白雪尚飛空,陽春已來崇。

莺鳴冰凍淚,此日應消融。



無題

佚名

飛下小黃莺,梅花枝上鳴。

迎春雖有意,飄雪尚縱。



雪壓樹枝

素性法師

立春佳日後,白雪也如花。

莫怪黃莺雀,飛來枝上誇。



無題

佚名

春花何日有,心事浩無涯。

枝上留殘雪,看來也似花。



二條後生太子東宮後,于正月三日召見陳辭,時春日當空而白雪紛降盈頭,因賦一首。

文屋康秀

春日臨天下,春冰應自消。

臣頭今日白,老大竟蕭條。



降雪

紀貫之

霧中樹發芽,春雪降如麻。

鄉裏無花日,偏能見落花。



初春

藤原言直

春至抑何早,花開抑太遲。

黃莺雖善辯,緘口也無辭。



初春

壬生忠岑

都道春天來,春天真到否?

黃莺既未鳴,春意複何有。



平帝時後宮歌會時作

源當純

谷風解谷冰,溪水躍奔騰。

白浪如飛舞,春花正上乘。



平帝時後宮歌會時作

紀友則

好風時作伴,四處送花香。

香送誘莺出,谷中莫再藏。



同前

大江千裏

黃莺藏谷裏,不作一聲鳴。

春日雖來到,有誰知此情。



同前

在原棟梁

已過立春日,山鄉花未開。

莺鳴雖入耳,只覺懶聲來。



無題

佚名

家居臨曠野,寂寞感離群。

所幸莺聲迩,朝朝亦可聞。



春日野原草,全燒不可留。

我妻芳草,今日要同遊。



我來春日野,飛火野如焚。

借問荒原守,何時可采芹?



山邊松上雪,尚未消融時。

原野生芹菜,都人遂采持。



天門今日開,春雨從天降。

明日雨重來,采芹人滿巷。



仁和天皇爲皇子時賜人青芹作歌

爲欲贈諸君,春郊去采芹。

采芹盈濕袖,白雪降紛紛。



奉命作歌時作

紀貫之

采芹春日野,豔麗百花開。

舞袖迎風展,相招仕女來。



無題

在原行平朝臣

春霞籠四野,披著似春衣。

緯線層層薄,山風吹亂飛。



平帝時後宮歌會上作

源宗于朝臣

松尋常色,四時不變形。

春回大地,松樹也青。



奉命作歌時作

(紀)貫之

外子有青衣,洗時如降雨。

雨淋草上春,草添嬌妩。



青柳如絲線,應縫春日衣。

春衣縫不就,卻是亂花飛。



西大寺邊柳

僧正遍昭

淺勻春柳,青絲貫露珠。

露珠如白玉,佛念豈能無?



無題

佚名

百鳥競鳴春,物華日日新。

此身遭萬變,行作老來人。



不識來何處,山中叫喚聲。

一聲呼子鳥,汝在爲誰鳴?



聞雁聲而思在越故人

凡河內躬恒

春來雁北歸,萬裏雲中道。

如遇舊時人,爲說君歸好。



歸雁

伊勢

春霞來大地,歸雁竟高飛。

住慣無花裏,安能不北歸。



無題

佚名

折梅袖亦香,梅去袖猶芳。

對此留芳袖,莺鳴也發狂。



國色天香比,天香勝一籌。

庭梅香觸袖,香袖至今留。



宅近植梅花,待人梅樹下。

梅香四處飄,疑是袖中麝。



一近梅花樹,梅香染素衣。

人人都問道,誰不正芳菲。



折梅花

東三條左大臣

莺立梅花下,梅花笠在頭。

折花簪發上,人老有誰羞。



無題

素性法師

往日見梅花,遙遙徒想象。

而今色與香,攀折手中賞。



折梅花贈人

(紀)友則

手折梅花意,贈君君應思。

此花香與色,君外有誰知?



藏部山中

(紀)貫之

梅花春日發,處處散芬芳。

藏部山中住,夜來更覺香。



月夜奉命折梅

(凡河內)躬恒

月夜月光白,尋梅不見花。

聞香知覓處,折去定無差。



春夜梅花

春夜亦何愚,妄圖暗四隅。

梅花雖不見,香氣豈能無?



每詣初濑辄宿人家久違之後再訪宿所家主人傳言宿所如故因折庭梅感而發賦

(紀)貫之

故人居故地,心變固難知。

唯有梅花在,芬芳似舊時。



水邊梅花盛開

伊勢

春來水滿川,水底梅花見。

欲折水中梅,袖衣將濕遍。



年年花落水,水鏡染芳塵。

莫道芳塵好,鏡明爲失真。



家中梅花散落

(紀)貫之

日夜不離眼,梅花燦爛開。

一時人不見,都變落花來。



平帝時後宮歌會時作

佚名

梅香移袖裏,但願得長留。

春日雖雲過,春香旦夕浮。



素性法師

眼見梅花落,春歸不可聞。

真正梅香好,翻在袖中。



無題

佚名

梅花雖已落,香迹尚殘留。

回想當時戀,幽思日日浮。



見人家所植梅花盛開

(紀)貫之

今歲春來到,櫻花最早知。

白花開又謝,莫學落花時。



無題

佚名

人罕高山去,櫻花獨自開。

山櫻休氣絕,觀賞我今來。

來觀山上櫻,不見櫻花面。

山麓與山巅,春霞成一片。



見染殿皇後禦前瓶中櫻花

前太政大臣

論年誠老矣,老矣又何妨?

今見櫻花盛,愁思已盡忘。



見渚院櫻花

在原業平朝臣

世上無櫻花,春心常皎皎。

自從有此花,常覺春心擾。



無題

佚名

岩下飛流水,櫻花彼岸濱。

如何能手折,歸贈意中人。



見山櫻

素性法師

但見山櫻盛,語人空自誇。

願能親手折,攜贈各還家。
14:42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轉帖]我的源氏物語by : [日]大和和紀

我的源氏物語

by : [日]大和和紀

前幾天紫氏部花開了


結了一粒粒小小的色果實。幾年前,我去奈良旅行時第一次看到這種花,後來才得知它叫紫氏部。
那果實像灑在西式糕點上的小顆粒,不久便成淡淡的紫色,楚楚動人,十分美麗。我把它移植到院子裏的花盆中。紫氏部在本洲長得像叢生的雜草那麽茂密,但到了夏季很短的北方,光枝葉茂盛,果實並不理想。是一種謙虛、典雅而又頑強的植物。
今天我開始起草繪制《浮生若夢》苦心孤詣地編寫完漫畫版腳本,整個工作似乎已經完成六成,我經常感到有些懈怠、失望、遺憾。不管怎麽說,下一步我將全身心投入到繪制工作中。


和往常一樣,最難畫的場景是和服的十二層單衣


我雖然已經畫了八九年,但第一頁中人物的長發、十二層單衣怎麽來畫,仍是個棘手的難題。問題不是怎樣來畫這十二層單衣,而是穿上這麽多衣服後,人物的動態如何來表現,我的不到任何啓示。
平安時代的侍女們發型、服裝雖全部相同,總得要在某處表現出自己的個性吧。比如頭發的末梢、衣裳的顔色、花紋、層數總該有些不同吧。根據她們的身分來確定使用的色彩,就像學生制服用領帶、裙子來區別一樣,十二層單衣一旦穿走了樣,那可如何是好。我很想了解這些。
我剛開始畫這部《浮生若夢》的第一卷,不僅是十二層單衣難畫,也不只怎樣來組織畫面。我反複閱讀原著,盡了最大的努力來了解源氏的世界。錯誤在所難免,感覺有些對不起讀者,不過我的熱情,希望能得到讀者的理解。


我現在正畫著《豪華版》中四十七歲的源氏


當時他雖剛剛步入老年,卻熱中于戀愛,所以不能給他的臉上加上皺紋,依然把他畫成青年形象。也不能把他畫成《少女漫畫》中那種類型的男性。源氏究竟屬于哪種臉型呢?以往畫卷中的形象又不適合現代人的審美觀,再說我也不想那樣畫。
據原著描寫,源氏年輕時身材高大、略略瘦削,如把他畫成下颌大的圓臉就不自然了。紫氏部(是《源氏物語》的作者,不是前面所提到的花)對他的面部沒有作詳細描述,只有讀者自己去理解,難道不能把他畫成最英俊的人嗎?


源氏的所有優點中,我最喜歡的是他的和藹可親


前些日子在電視中見到美國影星克拉克·蓋博的精彩表演,稍有觸動。過去我並不太關注他,畫面中的他充滿魅力,有一股自然的"肉"的魅力。也就是常說的性感。但僅僅性感會令人生厭,幸好和藹可親的形象挽救了他。我想女人們都會幻想和他約會一次……如果我早點注意到他,說不定我會在源氏的刻畫中糅進他那剛強的一面,稍稍感到有些遺憾。
然而源氏是日本人,他不能像克拉克·蓋博那樣張揚。源氏的可愛之處在于他沈穩、和藹。尤其對待女性。他這一優點不知發揮了多大的作用。
演員在出演源氏時,把他塑造得像個王者,繪畫也應如此。
用現代的手筆來表現是困難的,譬如羅伯特·萊福身穿白色的禮服,瓊斯則穿T恤衫,以次來表現整個時代正統的美貌;從莫紮特到卡拉OK全部接受;教養好、感覺好,尊重藝術,會工作,善于交談,擅長交際;對老人、孩子、女人無一例外都很關心、愛護,對待敵人毫不留情;用武器來左右他人……這就是所謂的王者。


然而,這位王者的內心世界又是如何呢


年輕時,不論老太婆、醜女人、難以對付的女人,他都一一玩弄。連偶然相遇的有夫之婦也不放過,還有一個在幽會中突然死去。他是一個虛度青春的青年。但他並不是部負責人的浪蕩公子,對待女人十分認真,對他們關心得過了頭,反而沒有從戀愛中得到快樂,直到中年夜未改變。
那麽,光源氏算不算花花公子呢?從戀人的數量來說,與當時貴族相比並不算多,比物語中的頭中將久少得多。在頭中將眼裏,女人不過是女人而已。而在源氏眼中那是戀人。從小就失去母親的他知道沒有絕對的東西,總在探討女人的聖母性,戀愛成功後,再尋找新的戀愛對象。他把藤壺看作是理想的女性以她的音容笑貌爲標准追求了許多女性,給對方恩惠,但他最終也不是精通戀愛的人。


現在我正在描繪走向最後悲劇步入老年的源氏


我一點都不可憐他。
他所追求的幸福鳥,在他身邊靜靜的死去,但他自己一直沒有發覺。也許像源氏這樣的男子,是我們所有人的極限,生的悲哀、愛的愚昧就在于此。
最後,使源氏痛苦不已的六條妃子的生靈,與源氏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一點我至今也搞不懂,也許最後一章就會得出結論吧……總之,直到完稿,我也不知道《源氏物語》說了些什麽。


昭和62年(1987年)初秋 于劄幌


東京的早春


大概是暖冬的緣故,東京的春天比往年來得早。
白色的、紅色的梅花開了。我家的一棵梅樹卻枯死了,因爲去年它被人剪壞了枝。
據園藝師講,剪枝後必須在它的斷面上塗裹樹脂等。否則,冬天易被凍傷,使修剪後的樹枝與和蛇同樣的粗細的樹根間失去平衡,養分得不到充分補充。這樣會使整棵樹慢慢枯死。
我家的梅樹是父親栽的。當時,哥哥剛上小學。直到現在的35年間,每到春天,它便開出鮮豔的花!正因爲它留下許多美好的記憶,所以一家人都爲它的枯死而遺憾。


櫻與梅的交替


在奈良時代(710-794),一提起花,指的一定是梅花。可是,到了平安時代(794-1192),櫻花代替了它。
平時看上去,粗糙的櫻花樹毫無可取之處,但是一到春天,它便爲之大變,瞬間披上絢麗的盛裝。櫻花初綻,萬朵競放,花飄似雪,乃至落在水面上聚成的花團,它的每一段生命曆程都是那樣的美!更神秘的是,飄落的花瓣不出五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化爲土壤,成爲後續的"新生季節"的先驅。


花是最有效的形象表現


我認爲在繪畫中,花最能體現人物的個性。于是,我讓紫姬撒下櫻花或單重薔薇等粉紅色的花;我爲她的情敵明石姬配以理智、文靜的菖蘭、白百合等花梗高挺的花。在原著中,作者對明石姬的描寫,也像橘樹一樣,多以花、果同時出現的白色或藍色的花襯托她。
藤壺妃的背景,自然是盛開的淡紫色藤花。六條妃是萱草等大得有些驚人的巨型花。對于末摘花,我爲她選擇了顯得有些滑稽的大朵薔薇。玉鬘得背景是八重棣棠成片開放,更會金燦燦的耀人眼目。


根據季節、場景的不同,選擇的花自然也不一樣


可是,最難辦的是三公主,我想不出合適的花去體現她。
原著體現她的景物是八重櫻、紅梅和嫩的垂柳。但是,與原著略有不同,我把她設定成了接近怪人的極端自私者,所以很難與花兒聯系在一起!再三躊躇,我選定了鐵紅蓮。它屬于蔓生植物,夏天開10厘米左右的濃紫或淡紫色的花(實際上是花萼)。它美得有點兒特別,符合三公主的性格。


紫姬,人稱桦櫻姬


桦櫻是山櫻的一種,它盛開在山中的枯木中間,宛如飄浮的雲。花色不張揚,稍帶青色,似乎很受愛賞花的平安人喜愛。對于爲藤壺妃不盡意的戀情而苦惱的源氏,與少女紫姬的相遇,可以說是新生活的開始。開朗、活潑的少女很快成長爲美麗、溫柔、聰明的貴婦人,成爲終生相伴于源氏的女性。


《源氏物語》的讀者絕大多數是紫姬迷


誠然,其中也有人認爲紫姬"太乖",缺乏獨立的存在感。盡管她爲源氏的感情不專而苦惱,但絕不流露出來,而是理解丈夫的戀心,關心自己的情敵。在現實生活中,或許這種女人是不存在的,因爲她過于完美了。
可是,紫姬沒有生下一男半女,她無法像明石姬一樣依靠父女親情去維系與源氏的關系,也沒有可仰仗的娘家勢力,她惟一可依的是與源氏的愛情。紫姬只能依靠純真的愛,去克服她所處的困境。


紫姬最忌諱因嫉妒和憎恨抵消自己對源氏的愛情


因爲她懂得倘若憎恨對方,這種憎恨的感情就會動搖自己的地位,使自己陷入不幸。所以她叮囑自己:即使跌入不幸的深淵,也要原諒別人,也要報以平靜的微笑。她認爲這樣一定能加深與源氏的愛情,一定能排除不幸。我很欣賞她這種向前看的韌性。
三公主下嫁後,自己請求出家的舉動,絕不是敗給三公主、對源氏的愛情産生了絕望感所致,而是紫姬在爲自己的人生尋找一個完美的結局。然而可惜的是,自己的請求沒有被接受。終于被長期的愛情戰弄得疲憊不堪,遍體鱗傷。可是,即使生病以後,她仍然牢記課于自己的生存方式,甚至還要進一步強化它!
對于紫姬來說,源氏是自己的丈夫,還曾經是自己稱呼的"父親"和老師。她把源氏當作一名普通的人,她感到源氏很"可憐"。到這時,紫姬已超越了源氏,成長爲一名自立的女性。而且爲了源氏,紫姬抛棄了爲自己的來世祈福願望,作爲一名世俗者,在對源氏的泛愛(已超越愛情的愛)中,平靜地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或許紫姬過于完美了
但是,不僅她,過去,日本的女性都是這樣。盡管她們在無可奈何的命運中掙紮、痛苦、背上,但是她們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感情,頑強地面對人生,並以此來提高自己的品位,加深自己的修養。如果想到這些,對紫姬那種無私的行爲轉變爲人生的美,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笑"的古體字是"咲"。紫姬的微笑不正像這個"咲"字麽?


昭和63年2月于東京


仙女般纖弱的美少女--桐壺


我曾經很想看一看桐花是什麽樣子,多年後在羅馬的街道上見到了它。略帶灰紫色的粉紅花,比想象的大了許多,花朵依次往上開,大約有拳頭那麽大。我的印象似乎樹冠上飄著美麗的彩霞。桐壺與花散裏、秋好中宮相比,一改那沒有趣味的命名。恰似殘陽西沈渺茫的感覺。


桐壺與藤壺在物語中是被作爲聖母來描寫的


桐壺出場時間很短,藤壺是後來左右源氏最重要的人物。如何來表現她的個性,我做了種種設想。
爲了人物的設計,在未動筆前我想了很多無聊的點子,例如用喜歡的食物啦,合適的色彩啦,血型等等來襯托、表現其個性。
順便提一下,雲居雁喜歡野生草莓,明石姬喜歡年糕,花散裏喜歡大福(豆餡年糕),六條妃子討厭點心而喜歡喝白葡萄酒等等。但是對聖母的構思相對要難得多。可以說聖母也許不用潤色。
她聰明美麗,根本無須耀,作爲和善、親切的長輩十分體貼我,我似乎經常受到那種關懷。其實很難見到這種類型的同性朋友和長輩。
紫式部對她的女友,對全是女性的宮廷,以她的女學生的感覺做了描寫。對藤壺的刻畫,對女性理想性的感覺似乎比男性更多。藤壺後來被源氏窮追不舍,我認爲身爲聖母的藤壺,作爲女人是很幸福的。
與愛戀著聖母的源氏結婚的葵姬一開始就處于不利的地位。


葵姬人生的失算在于她沒有嫁給太子(源氏之兄)


先做太子妃然後當皇後,葵姬是在這樣教育環境下長大的,所以她不會屈服于源氏。盡管他是皇子,但已經降爲臣子。同樣自以爲不比皇兄差的源氏也不會對妻子甘拜下風。對他所鍾愛的人則另當別論。于是夫婦之間常常發生龃龉。葵姬能不煩惱嗎?既然有緣成爲夫婦,她一定會把源氏當作丈夫來疼愛的。但她不懂得愛的方式。
乳母們只教她做太子妃所必須的舉止、修養,卻沒有教她如何去愛一個人。當然這種事也不是能教會的,也許她天生沒有疼愛人的才能。她雖然很愛源氏卻不知道愛的方法。
葵姬一生的主題也許是"如何更好地愛別人"。


戀愛的時候,誰都想更坦率地表現自己


我們的煩惱在于如何去愛別人,這和葵姬的主題是一致的,因此她離我們很近。我自以爲太了解葵姬的心情,把她刻畫得有些過分。卻意外地贏得了許多"葵姬迷"。
不,不善于愛的女子大概也就這麽多,紫式部君想通過葵姬,越過千年的時空對我喊道:"愛發自于內心,不需要技巧,但表現不出愛的心情,即使愛得再深,也不可能將愛情發展下去。"


一九八八年十月于東京


在高樓林立、蔭涼的街道上穿梭的女人們,是些身著緊身短裙的OL和穿著考究的高級白領麗人。
"已婚職業婦女"這一詞語經常在我耳邊回響。
對于整日待在自己工作室裏,身著便裝長年伏案的漫畫家來說,形象決不是華麗的。
平安時代的"已婚職業婦女"當然屬于宮廷裏的女官們。在後宮的十二司裏有衆多的各級女官。她們管理著後宮,負責天皇的飲食起居,跟隨在女禦、更衣們的後面,形成了王朝世界絢麗的色彩。
當時後宮的政治,以送貴族少女入宮嫁給太子來光耀門庭爲目的,貴族還競相搜羅年輕美貌的侍女,舉辦"女禦沙龍"培訓她們如何得到皇帝的寵愛。
另外聚集在這裏的貴族,爲討得侍女們的歡心,得到較好的評價,爲自己仕途鋪路,必須精通侍女文化--"和歌"。這也是他們的一個"政治"。
表面上是男性社會,拿女人做工具,其實內部卻由女人來統治時代文化,在日本史上是獨一無二的。
在這種環境下,除了形式上的報酬外,侍女們也更加精益求精,向社會上有知識的賢者學習,與現代女性一樣是工作關系。
那麽《源氏物語》中的"已婚職業婦女"就是尚侍胧月夜。所謂尚侍,相當于現代的重要官職--"報道官"(很抱歉解釋得不是太貼切),雖不像女禦、更衣,不算正式的妃子,卻是皇帝身邊職位最高的女官。胧月夜是右大臣的女兒,弘徽殿太後讓她嫁給自己的兒子朱雀帝,先當女禦再做中宮,好成爲她手中的一粒棋子。可這位肩負家族厚望的活潑的美少女在進宮前已委身于源氏了。
胧月夜是物語中惟一的積極派。即使在現代,胧月夜也算得上激進派。以藤壺爲首的源氏的戀人們愛多于煩惱,在同源氏交往中吃盡了苦頭,産生了動搖,産生了否定源氏爲中心的傾向。即使我也很在乎聲譽,何況物語中的人物呢?極力封鎖消息也就不足爲奇了。她的奮鬥最爲突出。因與源氏的醜聞,她心甘情願地做了低于女禦地位的尚侍,也決不低頭認錯。她自己選擇了自己的人生之路。後來集三千寵愛于一身,在華麗的後宮中取得了不可動搖的地位。戀愛也罷,地位也罷,都是所謂經曆的鏡子。
不與源氏結婚卻選擇了朱雀帝。也許她覺得與自己相同,喜歡戀愛冒險的源氏不可能長久繼續下去。也許因爲源氏老是尋花問柳,也許覺得和源氏生活在一起沒有安全感。總之,盡管他們依然相愛,最終胧月夜還是選擇了出家的朱雀帝,選擇了寂寞、成熟的戀愛。
最後,花一般的胧月夜出家爲尼,那也是根據自己的意志…她覺得只有現代人的行爲靠得住。無論其原因來自社會,來自男人,還是來自自己,爲了取得自由,胧月夜選擇了快樂的尼庵生活。
在那廣袤的雲空下,身著秋色套裝的胧月夜終于等得不耐煩了,“戀愛、工作,均由自己選擇”的她,穿著高跟鞋,嗒、嗒、嗒地快步走向遠方……


平成元年九月于東京


1989年初春,爲昭和天皇送葬的隊伍在一片莊嚴肅穆的氣氛中緩緩行進。
我腦海中蓦然升起一個疑問:"假如我搞錯了,那就糟了!"因爲當時我正在創作紫姬葬禮的畫面。
以前,我一直以爲天皇陛下的葬禮是按佛教儀式進行的,但這次看到的卻是神教儀式。由此想到不久前親王殿下的葬禮好像也是按神道儀式進行的……
如此推理,紫姬的葬禮也應該采用神道儀式?
我立刻查閱有關資料,卻找不到答案。
最後,托人介紹,求教于上智大學的野口教授,終于搞清楚當時的葬禮的確是佛教儀式,才放下心來。紫姬之前的葬禮隊列,如父皇、左大臣、藤壺,我都參考了許多畫卷,不過均以一幅畫爲限。
但紫姬的葬禮我卻用了多幅畫面,其場面之豪華壯觀委實難以憑一幅畫表達透徹。
因爲,源氏爲紫姬舉辦的葬禮,在當時被視爲最高的禮遇。
首先請來衆僧侶,然後將一提放入轎中,親屬隨轎子一直護送至鳥邊野火葬場。
最能體現禮遇的是,身爲准太上天皇的源氏本人也親自加入護送隊列,步行到火葬場。
如果用文字描寫,到此擱筆即可。但漫畫創作,卻必須再動番腦筋。
譬如轎子應該設計成什麽樣子?護送人員的裝束?葬禮上的裝飾是否可用幡旗?火葬場裏的房子……等等,都必須一一考慮。
若用畫面來講述《源氏物語》,必須將故事中的各種儀式,活動所體現的情趣,不同的季節,不同的節日,宴席上人們的穿戴舉止,都一一描繪出來才行。創作的酸甜苦辣,可謂一言難盡。
貴族們出席宴會時,座位均以身分高低而定,行走路線也因賓主而異。
有些東西雖然和故事情節沒有直接聯系,但我認爲作畫時應該考慮進去。有意識的再創作與無意錯畫是完全不同的事。
所以,源氏和柏木在宴席上本來不應該交談,我卻讓他們對話。
在創作過程中,也曾遇見過繪畫與原文相矛盾的情況,使我左右爲難。
原文中有這樣一段描述:有只小貓穿過門簾,將門簾帶起,讓柏木窺視到三公主。而我認爲當時的門簾是很重的,小貓不可能將門簾帶起。所以在畫中我讓小貓爬上柱子。
《源氏物語》中還頻頻出現如今日常生活中難以見到的神道儀式。
如源氏流放須磨時,曾帶著供品、祭祀 用過的紙人去海邊進行祓禊儀式。我把供品等物畫成桃花節漂流用的偶人和祭主手中拿的東西。
所幸的是,經與後來查找到的《神社有職故實圖繪》相比較,我所畫的偶人等均無大錯。
但敗筆之處也在所難免,在源氏去嵯峨野六條妃子的畫面中,屋頂是絲柏皮葺的,但後經核實,屋頂應該是木板葺的,因此在豪華版中我又參考伊勢神宮將房屋改正了。
如果讀者手頭有連環畫本和豪華版本兩個版本,不妨對比看看,也許另有一番感受。
今天,我們常常議論日本人的宗教觀如何混亂:怎麽婚禮采用神道,葬禮又用佛教,連聖誕節也要慶賀一番呢?其實,這種暧昧的宗教習俗始于平安時代,是有其曆史淵源的。
令人感到高興的是,自秋筱親王殿下成婚以來,皇室的諸多儀式均通過電視傳媒讓世人所見了。
在一系列的儀式中,曾出現過吃新婚第三夜年糕的場面,我是在源氏和紫姬婚禮的章節中第一次讀到這個詞彙的。書中說這種年糕比亥日年糕要小,裝在絲柏木飯盒中,但我仍不知道那種年糕究竟爲何物,飯盒大概是松花堂裝盒飯的那種裏面隔開的多層木盒?絲柏木即柏木,也就是白色木質。那麽年糕有多大?什麽形狀?上面有什麽圖案……
我苦思冥想,總算畫出來了。當報紙上登出親王用的新婚第三夜年糕的照片時,我禁不住心中的興奮:"啊!太好了,我畫對了!"
我正創作《源氏物語》畫冊,所以看到電視轉播比一般人更加欣喜。的確,工作可以給人帶來快樂,使人生更加充實。
今年秋天,要舉行平成天皇的新嘗祭。那時,新天皇會穿上冷泉帝即位時穿過的"天女羽衣"嗎?會和我畫中的吻合嗎?我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平成二年秋于東京


不覺間,櫻花凋謝了,山野披上了新。
我剛剛舉行過婚禮,所以最近幾天常在工作間隙做些家務。據說在教堂舉行婚禮的人,當牧師問“你能否終生堅守貞操”時,男人們往往瞬間失去自信。《源氏物語》的男主人公就是一名多情郎。在他的戀愛經曆中,有不少是有悖于人倫的。起初,他愛上了父皇的寵妃藤壺;緊接著,他又與皇兄的寵妃胧月夜私通;他愛過的夕顔是友人頭中將的前妻;空蟬也是有夫之婦……
平時儒雅高貴的源氏,一旦偷情,就顯得執拗淺薄。刻畫那時的源氏,突然多的男性荷爾蒙也使我亢奮不已。
不可戀之戀,違禁之戀,罪惡之戀……在各種形式的戀愛中,悖倫之戀最能表現出人的弱點和強悍,也最能凸現人性的沈重感。
對于犯下許多悖倫之罪的源氏,等待他的自然是殘酷的報複性懲罰。
源氏娶三公主爲正妻而使愛妻紫姬病苦萬分。就是這位三公主,竟與他視爲己出、備加愛護的柏木私通!
三公主背叛了源氏,踐踏了一代美男子的自尊。源氏不得不承認自己衰老了,但他又無法排解因此而産生的憤怒和憎恨。筆者沒有類似的體驗,對刻畫這一時期的源氏頗感力不從心。
但是,柏木僅被他瞪了一眼,奚落了幾句,就一病不起,在良心的譴責下絕命而去!三公主則抛下遊子削發爲尼!過于悲慘的結局,使讀者對于將二人逼入絕境的源氏感到畏懼。顯然,衰老的源氏對年輕戀人的忌妒太過,對他們的懲罰也太無情。因此,有讀者來信說:"既然源氏不愛三公主,就該將她讓給柏木,使紫姬重新獲得幸福……"故事發展到這裏好像許多讀者開始討厭源氏。
爲了升遷的柏木,渴望與三公主結婚,朱雀上皇卻將二公主嫁給了他。平時慮事縝密的柏木對此事耿耿不寐,依然像著了魔一樣追求三公主,並一步步滑向深淵。
至于三公主,她並不真心愛柏木。她愛的是自己,只要自己過得舒適,什麽丈夫年齡太大呀,他更愛紫姬呀,這些都沒有關系。她懼怕的是柏木狂熱的愛,不願讓柏木把自己從安逸的生活中拖向愛欲的戰場。並且,她沒有戰勝恐懼的勇氣,結果被無情地抛入空門。
如果兩人真誠地熱烈相愛,不顧一切地去追求真摯的愛情,或許他們的戀情會呈現出另一番景象!
假如柏木抛棄地位和未來,假如三公主真心愛柏木,源氏作爲悖倫愛情的體驗者,說不定會對二人意外地容,對兩人間地私情視而不見。
但是,源氏沒有饒恕二人。因爲柏木缺乏源氏追求藤壺地舍身精神;因爲兩人不懂得一旦抛棄一切,即使靈魂墮入地獄也無愧地相戀時,縱使悖倫之戀,也不是罪惡,而是至上的愛情!
也就是說,《源氏物語》不接納真假參半的愛。它是一部美麗而熱烈的愛情故事。
"愛能夠贏得最後的勝利"這是我的創作信條!對我來說,這部故事似乎"嚴酷"了些,不知各位讀者作何感想?


平成三年初夏于東京


深秋,院子裏的楓葉送走了它最迷人的時節。北國的天氣轉冷了,周圍的景物告訴人們,今年就要結束了。
元旦前夕,我終于完成了這部物語。
許多同事講:當完成一項重要工作時,往往産生一種虛脫感。我也不例外,在畫完最後一筆、寫上最後一卷的卷名(這是幾年前就已想好的)時,說不出的寂寞、滿足和虛脫感交織在一起,這種狀態差不多持續了半年。
以前連我本人也沒察覺,這部物語竟如此深地植入了我的心田。
回想起來,當初對改編《源氏物語》實在惶恐。但自從戰戰兢兢地涉足此事以來,我對源氏的行爲抱著一喜一憂三怒地心情,一頭紮了進去。不知不覺地,我迷上了這個世界,全身心地愉快地完成了它!
對于此類作品,我以前從未接觸過,今後也不可能再次遇到。這也許正是《源氏物語》的"魔力"所在。紫式部是怎樣創造出這部巨制的呢?況且是在無可借鑒的中古時代。毫無疑問,作者了不起!對于作者的構思,不妨讓我們作出些推測;
或許,作者從《伊勢物語》的主人公在原業平的系列故事中得到啓發,並以次爲藍本,描繪了自己心目中的業平,即光源氏一系列的戀愛曆程。
例如,空蟬、帚木、夕顔等卷,不都是可以單獨閱讀的故事麽?青年女性的感受性極強。這些故事,很可能首先在她們中間傳閱,並得到她們地好評。而後,讀者慢慢加,從而促使作者漸次構建起主人公浪漫地出生及其人生地榮辱沈浮……
我之所以作出此種推測,是因爲自己也是這樣與漫畫結緣的。
高中時代,我在上課時畫了一幅漫畫,同學爭相傳閱,而且有人催我接著畫下去,沒想到這成了我從事漫畫創作的契機。即使現在我從事職業創作,仍然有不少當年的同學向我從事創作的滋養和啓示。
似如此,紫式部將富有女性美的系列故事納入小說規範,進而吸收《藤原道長》的旨趣,並隨著作者思想上的成熟,從而使故事的主題超越了戀愛,升華爲探尋人性本源的長篇巨制。同時,隨著源氏的消失,《源氏物語》也掩卷結束。
如今重新審視《源氏物語》,我認爲《宇治十卷》是完全不同的另一部物語。《源氏物語》應該是只屬于光源氏的物語!
後十卷,再也見不到源氏!但是,不必歎息。如果我們重新打開《源氏物語》的扉頁,那裏始終有一位三歲的光彩照人的光源氏等待著大家,直到永遠,永遠……


平成三年初冬于劄幌


(END)
14:36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

07年我22周歳了...按照我們這邊的習慣該說24歲~ 24歲啊...明年就該本命年了...聽著真是那啥滋味,奔3了啊... 我要面對現實了~淚
06年初就開始工作,成爲社會人~然後整個06年家裏還有身邊的人都在催我找男友~哎 雖然也不是不願意,但也沒有很著急呀,象這樣3~5天被提起說說的真的很不舒服,然後我就非常厭惡~造成每次說到這些我就心情很DOWN並和別人翻臉.......[對不起~真的被逼多了~我很難受..] 不過話說回來,上班後還是有點變化的,人的思想和心態,有好的壞的~~ 有些方面現實就是這樣,我不去面對不承認,會成爲礙著我的東西,要成熟點那= = 雖然有些事情我能看清了,但還遠遠不夠...原生的我真的很呆笨=V= 那些一下子被推到表面 面前的東西~我常常很無措很慌張T T 造成我常常腦神經抽痛的壞毛病~ 哎 有點太廢了...能稍微自信點就好~ 神啊~ 讓我變的強大一點吧....
啊~ 我06年新年這樣和身邊一些人說過,要在24歲找到BF的='= 並說一定找個人一起過情人節~~ 倒地~~ 爲啥 沒做到T T 算命的人說我找對象很難弄..天啊~~ 我是惡魔麽...
說了那麽多~~ 希望今年 神賜我一個好男人吧..... 不想被家裏唠叨~ 也害怕他們要我相親的那些所謂的不錯的人了....囧
11:21 | 日記
comment(0)     trackback(0)

 晨拍~

裹住我的围巾就拍了 ==
66.jpg

DSC01009.jpg

11:37 | 人形Gallery
comment(0)     trackback(0)

 初妆~

年30的前一晚~给元宵上妆了~不用素脸过年真好 TAT
不过,化妆苦手~~化的好废啊

DSC00987.jpg

11:27 | 人形Gallery
comment(0)     trackback(0)

 压岁钱

HI~~~MINA早晨好
今天大年初3了,中午得出去走親戚吃飯.MS今天得整個下午和晚上='=...有點無聊也,真是~~ 過年真越來越受不了了.
因爲工作了,SO再也沒有紅包拿了,心傷T T 啊 那個,希望不要哪天要我發紅包才好呀......一一+ 炸
啊~ 突然想到我考出駕照都大半年了=V=~~ 還從沒正式上過馬路啊.....偶而開去過兩次鄉下.....那路很空~~ 額 完了完了~~我好象連刹車油門也記不起了.....今天去GG家,可能的話~~ 讓爸爸給我開回吧....我好廢啊
囧 好了,剛起床就爬來上網了....去洗臉吃早飯額~~
09:18 | 日記
comment(0)     trackback(0)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